农药的未来研究方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资讯类型:行业新闻 加入时间:2019年3月7日16:22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对于未来的研究方向,刘长令认为,农药和医药一样,始终不变的课题就是新产生的病虫草害及抗性管理。受气候环境的影响,新的病虫草害时有发生,而任何药物,长期使用就会产生抗性。刘长令表示,新产生的病虫草害及抗性管理,都需要不断开发新产品;而农药的棘手问题就是防治对象变异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对医药而言,目前人类约每20-30年繁衍一代,高等生物产生抗性的机理虽然复杂但每一代变化不大。而农药面对的是低等生物,繁衍速度快,变异也快,比如螨虫在纬度较高的地方一年可以繁衍30多代,而哪些变化会影响病虫草害产生抗性,将是农药研究亟待攻克的问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生态环境和人类健康的影响,就是要考虑环境相容性,刘长令表示,现在的检测技术已经完全可以达到微克级(ppm,溶?#25163;?#37327;占全部溶液质量的百万分比来表示的浓度),?#34892;?#29978;至纳克级(ppb,溶?#25163;?#37327;占全部溶液质量的十亿分比来表示的浓度)。如果在纳克?#37117;?#27979;出来有明显问题,?#19981;?#22312;研究过程中被淘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另一方面,也存在某一款药物可能对某一种生物有害,但经生态环境风险评估依然被批准销售。这则是因为在尚未出现更好替代品的情况下,若对当下对环境的潜在影响风险较小,就选择保留。刘长令向记者举了个例子,比如某?#20013;?#40614;除草剂,可能对鱼的毒性较高,但这?#20013;?#40614;田离有鱼的地方比较远,在安全评估后认为没有那么大的风险,对鱼的影响小到一定阈值以下,?#19981;?#25209;准上?#23567;?b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做任何?#34385;?#26159;一个平衡,农药不用不行,但用了就希望它对生态环境的影响尽可能低。”刘长令表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5年,原农业部下发《到2020年农药使用量零增长行动方案》。2017年年底,原农业部表示,已提前三年实现农药零增长的目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为农药创制人?#20445;?#21016;长令认为,所?#20581;?#38646;增长?#20445;?#20854;实只是在使用?#21487;?#36827;行了限制,随着技术的进步,在保证产量的情况下,实现农药的“零增长”甚至?#26696;?#22686;长”并不困?#36873;?b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如目前在产业化开发中的除草剂,测算下来一亩地最多只需要用4克,而草甘膦一亩地差不多要使用100克,如果成功上市并实现对草甘膦的替代,使用量大幅减少不成问题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以在刘长令看来,对农药的使用规制,并不仅仅是使用量零增长,而是通过对生态和环境毒性愈加全面的检测,将不合规的老产品淘汰。未来高效又安全环保的绿色农药将大有作为,尤其非常需要环境相容的绿色农药品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零增长是第一步,之后是安全环保低风险,虽然没有任何一样东西是零风险的,但效果好、环境相容、零风险、绿色农药的创制与应用是最新目标,也是必然的发展趋势。”刘长令表示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文章来自:中国农药助剂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文章作者:|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闻推荐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关闭窗口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信息反馈 | 交流合作 | 服务项目 | 广告刊登 | 关于我们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Designed by www.0672355.com team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E-mail: [email protected]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Copyright ? 2000-2004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北京快三走势一定牛图